游戲觀察君 1474 組員 王者5的自我修養

進入小組

[社會] 企業高管受賄只為買網游裝備?真相是這樣的

是朕 是朕 2019-10-23 13:44 13518 舉報

崔某利用職務便利,將1.6億元資金出借給其他公司,收受好處費600余萬元。他將其中的一多半投入網絡游戲,幾乎每天給網游充值1萬元——

經北京市西城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日前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北京某橡膠公司原副總經理崔某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作為公司分管審批銷售合同及貨物出庫、入庫等工作的副總,崔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通過簽訂虛假三方閉環合同和延期回購合同兩種方式,先后將本單位約1.6億元人民幣資金出借給其他公司經營使用,收受好處費共計人民幣600余萬元。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崔某鋌而走險撈取的受賄款,除了被其用于購買奢侈品和日常消費外,竟然慷慨投入網絡游戲。在近一年的時間里,崔某每天給自己所沉迷的網絡游戲充值1萬元,目的竟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在游戲世界里享有在現實生活中無法獲得的優越感。

[社會] 企業高管受賄只為買網游裝備?真相是這樣的

1.熟人來電,利益誘惑擺在了眼前

24歲那年,意氣風發的崔某成為北京某橡膠公司(以下簡稱“橡膠公司”)的一名員工。由于工作積極肯干,業績突出,他逐步成長為橡膠公司副總經理。然而,再高的職位也無法滿足他對金錢的滿足,閑暇之余,他總想琢磨點掙錢的法子。

2016年的一天,崔某接到了黃某打來的電話。電話中,黃某稱自己的坤德公司(化名)想擴大經營規模和商品品種,希望崔某能從橡膠公司弄點錢出來,借給他周轉一下。

橡膠公司主營業務是橡膠購銷,崔某作為公司副總經理,分管審批銷售合同及貨物出庫、入庫等工作。坤德公司是一家從事橡膠貿易的私營企業,作為該公司的負責人,黃某與崔某早前就在工作中熟識了。

雖然總經理不在時,崔某也可以簽批采購合同,但橡膠公司畢竟是集體所有制企業,崔某想私自將大筆資金借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可崔某心里明白,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如果能夠順利把錢“倒騰”出來借給坤德公司,黃某那里自然少不了自己的好處。而且黃某想努力為公司經營獲得借款,作為老熟人,幫他這個忙也算是給黃某一個人情。

于是,答應黃某的請求后,兩人經過一番盤算和謀劃,一個“完美”計劃很快浮出水面。

2.三方合作,簽閉環合同騰挪資金

這個所謂的“完美”計劃,核心是一個三方參與的閉環交易,其本質就是3個公司互相作為買方和賣方,通過簽訂數量相同,但單價不同、保證金比例不同的3份虛假合同,由橡膠公司在采購合同中高比例支出保證金,并在銷售合同中低比例收回保證金,將保證金差額“套”出,由此作為橡膠公司借給坤德公司的資金。因此,還需要第三家公司“入伙”,由它作為中間方配合,才能保證計劃順利實施。于是,崔某又找到了另一家從事橡膠貿易的私營企業泰生公司(化名)。負責人魏某當聽到泰生公司也能從中“賺一筆”后,當即痛快地答應了崔某的邀請。

  就這樣,3家公司按事先約定,相互配合,通過分別簽訂橡膠購銷合同并支付存在差額的保證金,在看上去合理合規的情況下,完成三方閉環交易。最終,橡膠公司在采購合同中實際支出30%保證金,在銷售合同中收回10%保證金,余下的20%保證金差額便被截留在了坤德公司。

一般情況下,3份合同的簽訂及保證金支付,均應在一兩天之內完成。但由于三方交易原本就是虛構的,并不存在實際的貨物往來,所以所謂合同履行,也僅僅是資金及提貨函的流轉而已。

3.擔心出事,又在延期回購上做文章

嘗到了通過閉環交易套取資金的甜頭后,崔某的膽子越來越大。后期,他又找到另一家安泰公司(化名)代替泰生公司,以相同的方式簽訂閉環合同。其間,3家公司幾乎每個月都會進行一次閉環交易。

2017年下半年,坤德公司的資金使用量開始逐漸增加,“捉襟見肘”的黃某再次找到崔某,希望他能幫忙再多弄點資金。如果繼續增加三方閉環交易的合同額,崔某擔心業務量過大會引起公司的懷疑。于是,這一次崔某和黃某把目光投向了延期回購合同。

說干就干。一番“神操作”又開始了:由橡膠公司向坤德公司采購橡膠,簽訂采購合同,并立即支付全部貨款。而當天,橡膠公司同時跟坤德公司簽訂同一批橡膠的銷售合同,約定由坤德公司將這批橡膠回購,回購價格每噸加價200元或者400元,回購時間為一兩個月之后,且貨到付款。也就是說,回款的一兩個月時間里,橡膠公司支付的貨款可以給坤德公司用于經營使用。這種延期回購的方式在現實中確實存在,但兩家公司這次的“操作”仍然沒有貨物交付,也是變相地將橡膠公司資金提供給坤德公司使用。

截至案發,在崔某和黃某的“默契配合”下,橡膠公司通過閉環交易和延期回購兩種方式所簽訂的虛假合同總金額超過人民幣6億元,被“借”出來提供給坤德公司使用的資金約1.6億元。

4.利益交換,獲好處費筆筆“真金白銀”

別看交易都是虛構的,背后卻是真實的利益交換。

對坤德公司而言,在每次三方交易過程中,都是收到30%保證金、支付10%保證金,因此可以截留20%保證金差額。由于每個合同的履行周期大約為2至3個月,坤德公司也就可以將保證金差額用于公司經營2至3個月。對于橡膠公司而言,其在合同中以市場價+50元/噸從泰生公司購入橡膠,并以市場價+150元/噸向坤德公司出售橡膠,即每噸橡膠存在人民幣100元利潤,而這也正是崔某向總經理匯報在交易中需要支付30%保證金卻只能收回10%保證金的理由。對于泰生公司而言,其在與橡膠公司、坤德公司簽訂的兩份橡膠購銷合同中,分別以市場價購入、以市場價+50元/噸出售,也就是說泰生公司幾乎不需要付出任何成本,只需要形式上簽兩個合同、走走賬,便也能獲得每頓橡膠50元人民幣的利潤。

最為關鍵的是,在整個三方交易中,橡膠公司與泰生公司每噸橡膠的獲利,均由坤德公司支付。那么,坤德公司為何會心甘情愿做這種賠錢買賣?據黃某稱,坤德公司運營資金短缺,想從銀行獲得大額經營性貸款非常困難,而民間借貸需要支付的利息又太高,在三方閉環交易中,雖然要支付每噸150元人民幣作為利息來獲得流動資金,但與其他民間借貸渠道相比,還是非常劃算的。

三方共贏,一團和氣。作為虛假交易的“總導演”,崔某自然也沒有空手而歸。為了持續從橡膠公司通過虛假交易獲得低成本使用資金,黃某在每一次交易完成后,都要給予崔某好處費,每次都及時把錢打到崔某銀行卡上。截至案發的兩年多時間里,黃某共給予崔某好處費人民幣550余萬元。同樣,對于泰生公司及安泰公司而言,想參與三方閉環交易并輕松賺取利潤,也需要憑崔某一句話。為了“投桃報李”,在每次三方交易完成后,兩家公司也會將所獲取利潤的一半分給崔某,前后共計人民幣80余萬元。

5.網游成癮,虧空難補主動投案

作為橡膠公司的高管,崔某的工資收入按說不低,但他依舊鋌而走險,積極“運作”三方閉環交易和延期回購事宜,究其原因,竟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原來,崔某是一名網游愛好者。據崔某到案后交代,收受了合計人民幣600余萬元好處費后,除了將部分資金用來購買奢侈品和日常消費以外,一多半資金都被他用來玩網絡游戲了。崔某對此解釋說,他之所以這樣做,就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在游戲世界里享有在現實生活中無法獲得的優越感。“別人打不過的敵人我能打,別人做不了的任務我能做。”就是出于這個目的,幾乎每天,崔某都要給游戲充值1萬元,用來購買或升級高級裝備。這樣的情況,持續了近一年的時間。

2018年5月,崔某像往常一樣,“組織”橡膠公司與坤德公司、安泰公司簽訂虛假的三方交易合同。根據合同約定,坤德公司應在當年7月向橡膠公司支付人民幣2100萬元貨款。然而,由于經營出現問題,坤德公司資金難以周轉,而橡膠公司恰好在此時出臺制度,對支付保證金作出嚴格限制,并且開展對庫存貨物的盤點工作,準備回收全部貨款。

眼看事情要敗露,崔某與黃某想盡各種辦法籌集資金填窟窿,并想方設法拖延時間。可是4個月過去了,貨款還是沒法根據合同約定到位。萬般無奈之下,眼見事態嚴重到已無法收場的地步,崔某經過一番思想斗爭后,在其近親屬陪同下,向橡膠公司的上級公司相關部門投案自首。

北京市監察委后將崔某涉嫌職務犯罪線索交由西城區監察委辦理。西城區監察委將該案調查終結后,于2019年3月19日移送西城區檢察院依法辦理。2019年4月26日,西城區檢察院以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對崔某提起公訴。最終,西城區法院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依法判處崔某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

一個原本擁有遠大前程的年輕高管,就這樣在物質利益和虛榮心的驅使下,步入歧途,最終以鋃鐺入獄的方式,將一切斷送。面對法院的判決,崔某悔不當初。

(來源:新浪新聞)

現在知道那些拿錢買屬性的頁游是靠什么人養活的了吧。

3
收藏

全部評論(3)

  • last、炫蟲 2019-10-23 14:08:58
    贊(0) 回復 舉報 1#

    游戲里面找優越感真是個hape

  • 人沒有意義,但游戲有 2019-10-23 17:09:55
    贊(0) 回復 舉報 2#

    我說嘛,游戲害人??

  • 灬的男孩 2019-10-25 16:49:58
    贊(0) 回復 舉報 3#

    才四年啊,出來還是一條好漢

手機號不正確
發送驗證碼 驗證碼錯誤
  • 登錄密碼輸入有誤*
    已經閱讀并同意《玩加使用協議》

    已有WanPlus賬號?立即

    關于玩加 · 加入我們 · 聯系方式 ·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15-2019 WanPlus.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玩在一起科技有限公司 | 京ICP備15017424號-1 | 京網文(2019)0898-084號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京B2-20191137

    3d近100期的开机号